?

非標自動化行業的困境與破局

行業專題 | 時間: 2019-10-21 | 中國機器人網 于晶 | 編譯:阿芬

  前幾年隨著全球自動化趨勢的影響,以及人口紅利的日益式微,各國機器人普遍迎來了迅猛的發展,直到2018年,機器人行業整體的大環境并不理想,整個機器人市場增幅下滑,被譽為機器人的寒冬之年。
 
  在第九屆中國國際機器人高峰論壇上,首席分析師劉菁就機器人系統集成領域的非標自動化行業的困境與破局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她認為造成這個行業的困境的原因有兩個。
 
  首先是中美貿易爭端,導致進出口的增速下降。從去年的5月份開始,中美貿易戰的升級,導致大部分的終端用戶沒有投固定資產的欲望,因為如果成品是出口的,會擔心中美貿易戰的影響,會被加關稅,可能產品受到影響,所以暫時很多公司選擇了不擴展:對于產品是內銷的企業講,他們認為以前出口的這些競爭對手未來可能會加大內銷的力度,很有可能面臨很大的競爭的沖擊;對于設備廠家來說,增長來源于下游擴產的增速,如果下游沒有擴展預期的時候,設備廠商也會面臨很大的困境。
 

 
  其次是采購經理指數下滑。經濟學上常以50%作為經濟強弱的分界點:即當指數高于50%時,被解釋為經濟擴張的訊號。從進出口的數據包括PMI的指數可以看到,非標行業,也就是客戶端,因為沒有固定資產的投資,相對來說對需求端下降的比較厲害,因此行業出現遇冷情況。
 
資料來源:wind
 
  什么造成了非標產品的問題?
 
  大部分的制造業可以分兩大類,一個是標準產品,一類是非標準產品。標準產品比如機器人產品,包括伺服、減速機等,他們是可以通過分銷商代理商銷售的。另外是非標準產品,從某種意義上說就是需要和客戶溝通這個設備的具體的設計,然后再來決定這個設備具體是怎么樣的狀態,然后可以下單采購零部件,把設備做出來,這就是非標產品。
 
  而他們的核心競爭力是完全不一樣的,對于標準產品,最核心的是什么?其實最主要的就是能夠投的起研發費用,可以請得起科學家,可以突破核心的零部件,這樣產品會比競爭對手好,而TO B的環境下,客戶可以發現產品比競爭對手好,會給機會試用,讓足夠大的樣本撒出去,進一步完成研發,形成閉環,這樣標準產品會做的越來越好。
 
資料來源:wind
 
  比如國內的機器人本體面臨的問題是什么?是沒有足夠的樣本撒出去,導致回收缺陷的速度比較慢,所以國內機器人產品進步的相對跟國外的產品有一定的差距。不過這種狀態也慢慢在改變,標準產品的一特點,在于一旦技術方面可以突破之后,可以通過投生產線擴大規模,成本下降,所以標準產品比較簡單比較容易做大。
 
  非標行業遇到的問題
 
  而對于非標準產品,它的困境沒有辦法通過投固定資產擴大規模的。現在非標的公司遇到的問題是什么?首先是做不大,很多的公司規模較小;其次嘗試擴大規模,但是不掙錢;另外所謂的非標是針對細分的行業,這個行業有周期,有一些行業,比如3C自動化有一些大小年,有一些光伏行業周期兩三年,還有工程機械行業可能達到10年一個周期。周期好起來的時候做這一類相關的設備的公司非常好,但是周期下來會非常慘,所有他們會尋求橫向的跨越有難度,因為比較核心的東西在于需要了解這個行業的工藝,工藝是一個相對來說比較復雜的東西。
 
  非標的核心競爭力在于管理層、工藝、運營管理體系!
 
  非標自動化的公司對于不同的產品,它的設備是組裝起來的,所有的核心零部件都不是自己的。現實生活中手機和汽車是組裝的,我們說組裝的狀態,無論手機還是汽車每年或者隔年一定要推出新產品,否則會面臨很大的困境。從組裝的角度講,因為這個產品因為是組裝的,競爭對手跟容易抄襲,把東西買回去拆掉就知道你怎么做的,所以蘋果5出來會出來山寨5,所以每幾年會推出新產品,同一個產品,如果第二年不推出新產品,就會降價,會損害毛利率,客戶的需求不斷的變化。設備公司什么時候最好,是客戶的需求高速成長的時候是最好的。高速成長就意味著不斷的迭代,客戶的需求在不斷的變化。
 
  對于單一的行業,橫行跨越的時候需要不斷學習研究其他行業的工藝,意味著這個公司的管理層非常辛苦勞累,需要有一個比較勤奮的管理層,無論單一行業的進步還是橫向跨越的進步,都要適應。首先工藝的理解要不斷了解客戶,工藝的積累需要試錯,在標準產品中也提到了這個,對于設備有一定的先發優勢,可以進入客戶的狀態,先進入最終用戶,比競爭對手先了解客戶的需求,當了解了需求,做出來設備,哪怕被同行抄襲,但是了解的更深入,就有機會去比別人更快適應到這個進步,像一個龜兔賽跑的游戲,只要兔子不停下來,烏龜根本無法追上。
 
  比如一家民營的汽車廠家,引進海外的生產線,引進海外的供應鏈,短期造不出來奔馳寶馬,因為這幾年別人積累幾十年上百年的經驗,沉淀在工藝里,沉淀在公司的體系里,沉淀在員工的頭腦里,從某種意義上說,工藝的復制其實相對來說比較難,如果一旦非標公司可以掌握工藝,有一些相對核心的競爭力的,這里面沉淀我們說靠員工,這種非標公司跟咨詢公司或者會計事務所非常相似,他們都是靠人力靠智力解決實際的問題,所以從某種意義上說員工的穩定和人工產值,都是評估非標自動化好壞的標準。
 
  所謂的工藝和管理層是核心競爭力,我們認為是一個相對比較弱的壁壘,因為工藝我可以靠挖有經驗的人達到,勤奮但凡在每一個行業都可以做的非常優秀的,都是有非常勤奮的管理層,非標自動化最核心的競爭力,最需要解決的是一個內部的體系問題,為什么很多的非標自動化做不大?第一跟時代有關系,這個行業在中國是一個朝陽產業,很多創業者和企業家,都是從經濟危機到現在的這十年高速成長起來的。這個朝陽企業的特點,第一是產業集中度極低,每一個行業有非常多的非標自動化公司,第二是良莠不齊。一個產業高速成長的時候所有的人可以活的很好,當發展不好的時候是一個產業迅速提升的過程,這種過程好的公司吞并競爭力沒有那么強的公司進行產業的優化。
 
  非標自動化的公司在內部的管理上一是從生產端看,規模上升到一定的體量,規模復雜,如果項目足夠多,包括來料的供應鏈,到貨的時間品牌型號數量各不相同,不同的類似的設備需要的零件不相同,很難存貨。有一些設備自己有內部的軟件,安裝到供應鏈,所有的來料都是數字化的,到公司自動建立倉庫,利用算法自動進行調配。第二個是從生產組裝,組裝的工人比較難控制,生產調試,這些是人為操作的,不同的項目很難預料到時間提前還是推遲。
 
  非標自動化的公司機會
 
  這個行業進入的門檻并不高,第二這個行業非常靈活,一個行業一個產業剛剛開始有很多的增長,但是慢慢增長不夠快,會找到很多的商機存活下去。
 
  (1)選擇行業
 
  這個產業是一個朝陽產業,會孕育著很多的機會。很多海外的設備公司,非標在一個設備的產業周期中是最開始的一段,通常來說,選擇什么樣的行業做非標的設備,有兩個核心的階段,第一是一個產業從零到一的階段,所以下游還在進行非常快速的進步,這種時候非標自動化公司有很多的機會,伴隨產業的高速成長,當一個產業從1到N,需要很多的設備,這時候非標自動化每年沒有什么增速了,就變成了周期行業,而周期行業對應著,比如我們做機械制造業,這個產業不再高速成長,很多設備不需要非標,可以變成固定產品,變成了標準產品,對非標自動化公司來說,要不斷挖掘這些從0到1的階段。
 
  一個產業從0到1,經過無數的產業周期,每次產業高峰有很多的資金涌入進來,讓大家得到蓬勃發展,經過這樣的幾次洗禮,要進入一個龍頭壟斷的狀況,每一個產業只留下幾家公司,這種情況下,下游第二輪會迎來大量的資本開支,需要大量的工業革新破局,這種比較典型例子的是光伏行業,從十年前經歷了從0到1,到破產的情況。光伏是三年一個周期,兩到三年一個周期,經過四五輪的周期,現在進入一個瓶頸,所有的下游廠家需要新的工業革新或者技術革命催生出有效率的產品,這些對企業有豐富的要求。
 
  制造業是跟宏觀環境有關的,這幾年從去年開始受中美貿易戰的影響,下游的擴產比較有限。產業從0到1的,比如鋰電池,未來認為從30幾瓦升到300幾瓦,甚至3千瓦都有可能,產業高速迭代比較典型的是光伏產業,已經進入到一個各種工藝非常迅速的迭代的這樣一種狀態。
 
  這兩個產業有什么特點?在中國這兩個產業得到非常大的支持,在中美貿易戰的過程中可能作為談判籌碼。第二,跟投固定資產有關,這兩個產業是政策可以刺激企業投固定資產,很多國企部門,有一些行業跟非標自動化有關,比如鐵老虎油老虎電老虎,鐵老虎對非標自動化有一些需求,這些會固定資產投資可能出現的。
 
  (2)堅定方向
 
  一個是縱向的聚焦,經濟形勢不好,每一塊蛋糕都有人搶,形成每一個細分領域會有非常專注的幾家公司專門做這個公司的生意,這樣的企業在單一行業里的競爭力未來會加強這種優勢。
 
  二是橫向平抑周期,每一個行業有周期的,在0到1的階段設備廠家體會不到周期,但是一個產業有1到N,從N到N+1,變成一個傳統的產業,這樣可以有機會平抑周期。要存活發展下去需要這種橫向的平抑周期,對另外一個行業的工藝了解,是沉淀在人腦里的,大部分的市場公司也好,企業家也好,當他橫向擴展的時候,往往采用的是挖團隊,或者并購投資的方式來做,這樣當于把這部分人可以網羅進來。
 
  (3)非標自動化的趨勢
 
  對于非標自動化的趨勢,劉菁女士說:“這是一個朝陽趨勢,未來要朝著智能化、服務化的趨勢發展。所謂的人工智能的發展,包括通信的便利,目前對于工業來說,還處于摸索的階段。就如同視頻軟件,一開始是沒有年費的,開始付費的話非常不樂意,再經歷過一段時間的免費之后,體驗很好,就開始交費了。很多的計算機公司軟件公司,炒作工業互聯網的噱頭,因為制造業的活太苦太累,BIT的人沒有辦法生存下去,需要挖掘一些工業的人員進入他們的公司做這部分的事,軟件公司在互聯網趨勢的浪潮下只能提供工具,真正的載體落地要靠設備,所以非標自動化的公司,因為是朝陽產業,面臨很大的機會,在整個智能制造產業是一個開端,有很大的變數。一旦智能化有機會發展下去,接下來就是服務化,我們所謂的服務化就是制造業現在覺得自己很苦,如果未來智能化軟件可以有效推廣和使用,可能對于設備廠家最好的就是服務費了。”

聲明:凡資訊來源注明為其他媒體來源的信息,均為轉載自其他媒體,并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站對其真實性負責。

您若對該文章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立即與中國機器人網(www.lzpymt.live)聯系,本網站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

電話:021-39553798-8007

相關閱讀:

熱門資訊

  • 東旭藍天:收購機器人企業 以人工智能升...
  • 加快AI產業落地 硬蛋實驗室發布突破性K-...
  • 減速機產業釋放需求增加信號
  • 2020年全球醫療機器人發展可達114億美元
  • 斯坦德機器人Pre-A獲數千萬元 布局工業...
  • 日媒:日本金融業出現“機器人投資顧問...
  • 卓越見證,柯馬獲通用汽車“鼎力支持獎...
  • 中德兩國智能制造“頭腦風暴”9月席卷佛...
  • 分布式機器學習平臺大比拼:Spark、PMLS...
  • 開誠智能 擁有非凡定力的特種機器人研發
?